LifeBoxing

上财

晚上九点多赶回学校,去常去的西门教超二楼的理发店剪了最后一次头发,成了关前的最后一位顾客。去常去的黑街的那家店点了最后一次的饭菜,和大叔谈了最后一场话,算是为了毕业前尽量不留遗憾吧。

毕业的留念,我就是想哭

钢铁森林般的城市一到晚上都是那么的冰冷和落寞,应接不暇的繁华背后意味着更多的痛苦和艰辛,但如果在这样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借着阳光,空气,从公交车窗往高架两旁望去,林立的高楼大厦,如瀑布般的车流,人流,一片安静祥和,又忍不住觉得:这个城市是多么的美好啊!这大概也是如我这般在城市洪流中寻求生存之人的矛与盾吧!

       你好,夏天

      早上醒来看了看窗外,顿时就有点困扰——不知道去哪度过这过于美好的一天,图书馆始终是压抑的不太舒服,所以就不打算了,而要说其他的一时半会也想不出。然后就开始无目的行走了,直到现在在学校的角落里偶然遇见了一个即便是理想主义者也不能挑剔的小广场,这算不算是无聊之人的一种特殊际遇?如此一个在熟悉地方无意发现的陌生空间,也不知道以前究竟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就算有心想知道估计也找不到来人来问询了!至于变化的原因我倒是能猜出一二,大概是学校博物馆的建立,堵住了入口的路,本就三面被树围绕,现在倒完全成了林中广场了。堆叠的石桌,石椅,零零落落放着的薄石板,地面以及围栏上沾着的那层灰黑色的青苔,不知道是不是相当一段的时间里,我是不多的几个来临者之一!       
       树荫下唯一也是完整的一张石桌,用纸费力的擦了几遍,还是带着灰尘,也就不讲究这么多了,抽了书本摊开,接着昨晚没能坚持看下去的第五章《氢弹之谜》,早晨的活力真是面对说理性文章厌读症的良药。林达的文字平凡朴实,见解独特,几十年以来,能把这一套套的美国民主,自由,法律描述的一般人都可以很好的消化下去的著作也就只有他的了。突然又想起《挪威的森林》里永泽和渡边彻关于什么是值得读的书时说“ 对死后不足三十年的作家,原则上是不屑一顾的。那种书不足为信。不是说我不相信现代文学。我只是不愿意在阅读未经过时间洗礼的书籍方面浪费时间。人生短暂。 ”接着渡边反问菲茨杰拉德到现在只有二十八年时,永泽则说他是个例外!我自己而言,还是很喜欢永泽的这些话的,但是在界定的度上有所不同,因为假如要是让我不读金庸,村上,王小波,林达,三毛,路内的话,实在是做不到!
        这个时令,最耐不得安静的就是风了,小精灵们时不时摘几缕小草的清香,捧几片白玉兰的绿叶,或者干脆从我的袖口,领口钻进钻出,拍拍我的脸颊,再翻我几页书制造点小麻烦,然后一伙儿扬长而去,让我是既好气又好笑。没办法,也便由着它们性子来了。
       树根喧闹而树叶无声, 不知道想着什么,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看的累了, 就往旁边乘着树荫的草地上躺着,一动不动,透过树缝照下来的光斑,跟着树叶的婆娑,闪闪不定!仿佛世界悠远的只有我一个人,其他的一切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直到远处传来割草机的轰鸣,园艺工人们开始工作了。看看时间才发现已经到下午一点了,然后又抬头看看天空,看看香樟树,不断的感叹,真是好天气啊!只不过临近毕业,既有学业论文的事情催着,还有接下来安身之处的打算,可谓是麻烦事多着呢!
       正摆弄着书,不知道什么东西从树上掉了下来,打在书包上相当清脆的声音,看清楚是只毛毛虫之后,着实有点吓一跳,便收拾地上散乱的书本离开,躺着乘凉固然舒服,但要是和毛毛虫一起的话还是有点不敢呢。踏出草地的那一刻,一股热浪冲的我像是梅雨季节盖着被子睡觉一样,闷得好慌。这应该算是夏天正式打招呼了吧!你好,夏天!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哈哈,今天提前下班,大家圣诞快乐,啦啦啦~

这一两个礼拜都在忙着面试,忙着做毕业设计实验。停下来回头一看,原本所设想的未来在如今面对的现实前显得太过苍白无力,也许进入社会之后一切也就朝着在普通不过的轨迹发展下去,然后自己终于也变成了当年最讨厌的那种人,当然,也可能多年后我依然保持着那个自我,不曾沉沦吧!


(PS:大一的老照片,那时的我正年轻啊)


已经快了吗?


音乐随身听:

©Stephen Cairns

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打来电话

某日他要经过我的城市

转车回他外省的老家

同行的还有另一人

也是我们多年的好友

只是这些年,老朋友们音讯全无

这真是一件开心的事,回忆当初

青春剽悍而又残酷

我到宾馆预定下最好的房间

备下好酒,计划故地重游

那一天,去车站迎接他们

我只看到给我电话的兄弟独自一人

却一脸疲态

背着一个黑色行李。那时白天快接近结束

暮色渐渐在城市上空升起

当他看出我的诧异

默默地,把黑色行包轻轻卸下

然后说:他,在这里


 

——韩文戈《去车站接朋友》

 

每日意图 / 微信号:luobin_meiriyitu

两年前,大一即将结束,一个天气还算不错的下午,我们三个人特地跑到学校J楼楼顶拍照,胆子大的不行,翻墙上侧栏顶端,这是晟宇当时为我拍的照片,今天整理相册的时候又重新翻出来了,分完专业之后,四个人四个专业,却只有我一个留在了宝山,也就很少见到他们了。想来距离最近一次一起吃饭有段时间了,而且马上就要毕业,以后吃饭的次数也所剩无几了!


1.昨天在京东想买这本书(哈哈,算是一本装逼之书^O^)然而居然缺货,只能作罢了。


2.下午去邮局给大雄寄了一箱书,那些看完的书终究是要给别人看才会体现价值所在,是吧?


3.话说我现在是不是太没心没肺的乐观了啊,你可是大四毕业🐶啊!


我这算是沉沦吗?

©LifeBoxing | Powered by LOFTER